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老牌PE巨头们,今年准备大干一场  第1张

  最坏的时候已经过去。

  “我们把2023年视为黑石的周期性底部。”不久前黑石发布了2023年全年业绩,苏世民在电话会上给黑石的2023年下了一个定义。

  众所周知,自2022年美联储加息以来,全球VC/PE市场已经萎靡不振了两年时间。尤其是退出遭受重创,2022年美国PE行业的退出规模腰斩,2023年继续腰斩。考虑到市场大环境,黑石2023年的财报是意料之中的难看。

  其实不独黑石,近期KKR、凯雷也相继披露了财报,大家的情况大同小异。2023年的全球PE市场可以说是惨到了无以复加。(稍后给数据)

  但是,既然2023年是“周期性底部”,那么2024年就是触底反弹了?苏世民正是这个意思。

  进入2024年,一股乐观情绪在蔓延。黑石、KKR、凯雷在发财报后都表示要加大募资和投资。KKR合伙人兼首席财务官Rob Lewin表示,KKR要从现在开始加快募资节奏。黑石总裁乔·格雷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要扩大团队人数,以应对2024年下半年的交易和募资活动增加。苏世民也透露,黑石最新一期分析师招聘开放了169个岗位。

  最坏的时候已经过去,这似乎已经是美国老牌PE们的共识。

  比2022年还惨 退出继续腰斩

  首先来看一下各大PE机构2023年的主要财务数据。

黑石2023年可分配收益50.6亿美元,同比下滑24%。黑石收入下滑主要是退出下滑导致的,2023年黑石已实现绩效收入仅20.6亿美元,同比下滑54%。但由于AUM继续增长,黑石的管理费收入在2023年增长了6%,达到66.6亿美元。

KKR 2023年税后可分配收益30.4亿美元,同比下降13%。收入下滑的原因也是退出,2023年KKR已实现绩效收入仅10.7亿美元,同比下滑51%。与此同时,KKR的管理费收入同比增长14%,达到30.3亿美元。

凯雷2023年可分配收益14.3亿美元,同比下滑25%;问题还是出在退出上,2023年凯雷已实现绩效收入9.4亿美元,同比下滑53%。凯雷的管理费收入在2023年也是上涨的,收入20.4亿美元,同比增长3%。

  请注意,以上的下滑百分比基数是2022年,而2022年本就是非常惨淡的一年。如果与2021年做比较,更能感受到2023年的市场有多低迷。比如,黑石2021年的总收入是2023年的2.8倍,业绩分配是2023年的27倍。凯雷2021年的总收入是2023年的3倍,投资收益(包含业绩分配)则是2023年的120多倍。

  可见,美国PE行业在2022年在开始陷入“退出难”,2023年情况是进一步恶化,现在的市场确实是惨淡到了极点。

  但有意思的是,尽管2023年业绩这么难看,这些PE巨头们的股价却非常坚挺。在2月7日凯雷财报发布的当天,其股价大涨了8.5%。全年来看,它们的股价走势全都遥遥领先于美股大盘——2023年全年标普500指数累计上涨24%,而黑石股价上涨了83%,KKR涨了81%,凯雷上涨43%。

  对照其他华尔街巨头,PE们的表现更是显得鹤立鸡群。比如高盛的股价在2023年仅上涨了16%,贝莱德的股价上涨了18%,都没能跑赢标普。在2023年,黑石是毋庸置疑的华尔街市值之王——目前其市值已经达到1552亿美元,远远超过高盛(1260亿美元)、贝莱德(1182亿美元)。

  这就非常有意思了,为什么它们业绩下滑股价却反而迭创新高?

  东边不亮西边亮

  对于这些上市PE巨头们,美股投资者对于短期业绩的关心程度并不高。PE机构的生命线是募资,而它们2023年的募资并未受到市场形势的影响。尤其是进入四季度之后,美国PE们的募资在明显回暖。

黑石2023年四季度募资527亿美元,推动全年募资额达到1485亿美元。黑石总AUM在2023年底达到1.04万亿美元,同比增长7%。

KKR在四季度募资310亿美元(相比之下前三个季度总共只募了370多亿美元),推动AUM增长10%,达到了5530亿美元。

凯雷在2023年四季度募资高达169亿美元,相当于前三个季度募资额的总和,这也是凯雷成立以来第三大的季度融资。四季度募资的强势使得凯雷总AUM在2023年继续增长14%,达到4260亿美元。

  既然2023年市场这么糟糕,业绩这么差,为什么募资却能逆势增长?从数据看,2023年私募股权和房地产这两大传统业务继续疲软,募资回暖是因为这些PE巨头们找到了新的增长点,具体而言有这么几个:私募信贷、基础设施和S基金。

  黑石2023年四季度募资额最大的业务板块是信贷与保险业务,在2023年四季度共募集了232亿美元,占到了该季度总募资额的44%,不仅远远超过了私募股权,也超过了黑石的第一大业务不动产。

  KKR四季度三分之二的募资额由信贷和流动性策略贡献,另外基础设施板块也很亮眼,不久前第二期亚太基础设施投资基金关闭,总规模达65亿美元,比上一期的规模大了65%。

  凯雷在2023年四季度最大的募资有两笔,一是私募信贷业务新募了95亿美元;二是第八期AlpInvest Secondaries fund继续获得更多认购,该基金目标规模达100亿美元。

  关于私募信贷的兴起,投中网此前已经发过多篇文章。在高利率环境下,私募信贷2023年是“供需两旺”:私募信贷的相对高收益吸引了大量投资者,与此同时杠杆并购也越来越依赖私募信贷融资。由于加息、地缘政治等因素造成全球经济不确定性升高,收益稳定性较高的基础设施投资在2023年是大放异彩。至于S基金,由于美欧资本市场这两年IPO持续低迷、并购不活跃,VC/PE市场面临严重的退出难,给了S基金绝佳的抄底机会。

  这种市场变化也真实的反映在了各家PE的财报上。

  黑石的第一大业务板块不动产在2023年受创严重,Opportunistic和Core+投资组合分别贬值了6.3%和4.3%;企业私募股权表现不错,投资组合升值12.1%;基础设施投资组合也升值了12.1%;表现最好的是私募信贷,升值16.4%。

  KKR私募股权投资组合表现亮眼,2023年升值16%,但机会主义房地产投资组合贬值了2%。收益最高的是基础设施投资组合,2023年升值18%。

  凯雷的企业私募股权投资组合2023年升值5%,不动产投资组合2023年升值-1%,跟2022年的表现差不多。然而,凯雷的基础设施与自然资源投资在2023年升值了8%,全球信贷升值了12%,全球投资解决方案(其中包括S基金等多种投资)也升值了10%。

  这就是这些老牌PE巨头们的厉害之处了,私募股权、房地产、基础设施、私募信贷等多元化业务带来了强大的抗周期能力。东边不亮西边亮,不管经济形势如何变化,总有一些业务能扛业绩,始终推动AUM保持高速增长。苏世民把2023年称为黑石的“周期底”,而黑石正是在这个周期底实现了AUM破万亿美元的里程碑,股价涨了80%多。可见,在这一轮周期中,这些老牌PE巨头们实际上是毫发无伤。

  最坏的时候已经过去

  进入2024年,一股乐观情绪在蔓延。

  苏世民在电话会上主动谈到了黑石2023年低迷的退出表现。他表示,黑石在不利的市场环境中主动选择减少了资产出售,这导致业绩报酬“符合预期的”下降。

  而展望2024年,苏世民给出的预测几乎全是乐观的。他表示,2024年货币政策将转向宽松,投资者信心有所增强。虽然货币紧缩,但经济仍然相当强劲,失业率几乎没有变化,多数消费者财务状况健康,企业资产负债表也很强壮。而且随着成本压力的缓解,黑石的投资组合公司们整体上表现出强有力的营收和盈利增长。

  苏世民给2023年下了一个明确的定义:“我们把2023年视为黑石的周期性底部。”

  苏世民认为,2023年最后一个季度的募资和投资数据都在回升,这是两项关键性的前瞻指标。进入2024年黑石已经开始扩大投资。他还不忘秀一把“肌肉”,称黑石拥有2000亿美元的干火药(即可投资金),购买力超过世界上任何一家其他机构。

  KKR合伙人兼首席财务官Rob Lewin在电话会上表示,展望未来12个月以及2025年,KKR将有多只旗舰基金募集,因此KKR的募资将会开始加速。Rob Lewin还表示:“尽管2023年的已实现业绩收入和投资收入进一步下滑,但考虑到当前的环境,我们未来前景的能见度已经显著提高。”

  Rob Lewin也特别提到2023年四季度美国私募股权市场的投资有所反弹。他强调KKR现在手握超过1000亿美元的“干火药”,将为接下来的投资做好准备。

  凯雷去年新上任的CEO哈维·施瓦茨透露,凯雷2024年的募资目标是超过400亿美元,这个数字要超过了2023年。哈维·施瓦茨认为,虽然狭义的私募股权领域(即企业私募股权)在2024年仍将面临阻力,但在房地产、基础设施、私募信贷等领域2024年的表现会相当强劲。

  虽然2023年过得很不容易,最坏的时候可能已经过去了,各大PE们对于2024年都是摩拳擦掌的准备大干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