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中国经营报 记者 张靖超 北京报道

春节档变迁史  第1张

  结合过去十年中国内地电影市场的发展历史来看当下,2024年春节档无疑是最具自身特色的一届。

  最早官宣定档的影片是《红毯先生》,该片原计划于2023年贺岁档上映,但这部喜剧片最终宣布改档至2024年春节档。改档在近几年并不算新鲜事,但却与中国内地电影市场贺岁档的衰落、春节档崛起的历史高度暗合。

  1998年著名导演冯小刚拍出了中国内地第一部贺岁片《甲方乙方》,开启了中国内地的贺岁片市场。在2014年之前,喜剧是贺岁档给业界、观众留下的重要标签之一。但自2014年之后,贺岁档的票房冠军便不再是喜剧片。在此之前一年,即2013年,春节档形成。在2013年—2018年间,贺岁档与第二年春节档之间的票房差距逐渐缩小。在2018年,春节档正式完成了对贺岁档的反超,此后差距越来越大,并在电影行业夯实了自己的地位。

  《中国经营报》记者发现,从《红毯先生》后陆续定档的其他影片来看,喜剧在数量上占绝对主导的地位。根据灯塔专业版给出的信息,喜剧、合家欢是春节档,以及此前贺岁档的关键词,也是购票观众的偏好题材。从往年春节档的影片票房排名来看,排行榜前三名中,至少有两部为喜剧,并且这些喜剧通常也是年度票房排行榜的种子选手,例如2016年的《美人鱼》、2018年的《唐人街探案2》、2021年的《你好,李焕英》等。而从截至2024年2月12日17时许的春节档新片票房排行榜来看,《热辣滚烫》《飞驰人生2》两部喜剧以绝对优势占据前两把交椅。

  但从另一角度来看,春节档云集了大量优质影片,档期总票房占年度票房的比例在近几年均超过10%。7天的时间却有如此高的票房产出,势必会让电影行业在其他时间降温,对档期依赖症的诟病愈发凸显。部分缺乏宣传发行、渠道资源的优质影片只能寄希望于观众用脚投票来实现票房逆袭。

  可以说,一部春节档的发展史,既是提振市场的喜剧,也是一部暗藏行业发展隐忧的“悲剧”。

  喜剧贺岁档:成也喜剧 败亦喜剧

  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每到岁末香港演艺圈内的一些明星都会自发地凑到一起,不计片酬地拍几部热热闹闹、喜气洋洋的影片献给观众。这些影片大多以“恭喜发财”“家有喜事”“福禄寿喜”等象征吉祥如意的词来命名,内容上也基本满足以下两点:首先是喜剧,其次有知名明星扮演。这便是早期的贺岁档。

  根据百度百科的释义,贺岁档指每年11月底到次年3月初的电影档期,大约有八九十天,横跨圣诞、元旦、春节、元宵等多个节日。在此期间,大片扎堆上映,其中,尤其以喜剧片为最。

  1995年成龙的《红番区》是第一部以“贺岁片”的名义引进中国内地的影片,当年的票房收入仅次于好莱坞大片《真实的谎言》。1998年冯小刚拍出了中国内地第一部贺岁片《甲方乙方》,开启了中国内地的贺岁片市场。《甲方乙方》在票房上的成功引出此后几年的贺岁片大战:投拍的贺岁电影一年多过一年,越来越多的知名导演加入执导贺岁片的行列。来自百度百科的数据显示,贺岁档的总票房从2006年的7.5亿元增长至2009年的32亿元。

  但这一切从2013年开始发生了变化。在此之前,中国内地大部分的电影院在春节期间并不营业,更没有春节档这一档期概念。

  曾是20世纪90年代香港贺岁档常客的周星驰,在2013年大年初一,将其导演的《西游·降魔篇》在中国内地上映,并一举拿下12.46亿元的票房,成为当年的内地年度票房冠军,更为重要的是,该片在商业上的成功正式开启了春节档。

  时间进入2013年9月,中国内地的电影市场十分低迷,日均票房甚至跌至2000万元,月票房首度低于上年同期。这使得不少片方都把宝押在有着7天时间的国庆假期,共有十多部中外新片集中上映。《狄仁杰之神都龙王》成了最终的大赢家。该片上映首日即卷走了5600万元票房,一扫市场阴霾,以绝对优势称霸,开启了电影国庆档的序幕。

  通常而言,一部电影的票房收入主要产生在其上映后的半个月至一个月内。从时间上看,国庆档的出现,与贺岁档前半段时间形成了竞争;春节档则分走了贺岁档的后半段。如今已成为中国内地两大黄金档期的春节档与国庆档,大幅压缩了贺岁档的档期时间,这也意味着贺岁档的票房产出能力自此受到严重挤压。根据灯塔专业版与猫眼专业版的统计口径,如今的贺岁档是从每年11月下旬开始,至12月31日结束,时间和空间均无法与2013年之前相提并论。

  值得注意的是,2013年的贺岁档票房冠军是冯小刚导演的《私人订制》,这也是喜剧片最后一次称雄贺岁档。到2014年的大年初一,《西游记之大闹天宫》上映,凭借10.44亿元的票房成为2014年国产电影年度票房冠军,春节档的商业价值自此被行业重视起来,中国的电影公司更加倾向于把高质量的喜剧片放在春节档上映。

春节档变迁史  第2张

  图片来源:灯塔专业版

  根据灯塔专业版提供的数据,在2013年至2023年的春节档(除2020年),十年间,有六年的票房冠军为喜剧。即使是《西游记之大闹天宫》称霸的2014年春节档、《天降雄狮》夺魁的2015年春节档、《流浪地球》夺冠的2019年春节档、《长津湖之水门桥》遥遥领先的2022年春节档,排在第二名的影片也为喜剧片。

  到2018年,春节档票房达到57.7亿元,超过了2017年贺岁档56亿元的总票房。自此春节档在与贺岁档的档期竞争中一骑绝尘。巧合的是,2017年贺岁档的票房冠军为冯小刚导演的《芳华》。从某种意义来说,这位中国内地的著名导演亲自参与、亲眼见证了贺岁档的崛起与衰落。

  灯塔研究院数据分析师陈晋这样告诉记者:“贺岁档的衰落,主要是缺乏爆款喜剧,进而导致档期影片的整体质量下降。”

  落寞“春运档”:成也档期 败亦档期

  实际上,自中国电影行业在二十多年前进行市场化改革开始,市场票房产出依赖热门档期的现象就已存在。不过,彼时的热门档期主要是贺岁档、暑期档,时间跨度均为三个月左右,两大档期的时间合计占全年的比例高达50%,因此,即便影片在这两大档期扎堆上映,其密度也并不显著。

  但自2013年春节档形成后,情况发生了变化。在2013年至2015年,春节档总票房从7.8亿元增至18.18亿元,年复合增长率约为32.6%。到2016年,春节档总票房同比增长近70%,站上30亿元大关,日均票房超过4亿元。2018年,春节档市场再次实现近70%的同比增长,至2023年(除2020年),档期总票房稳定在60亿元左右,日均票房上升至9亿—10亿元,在疫情期间的个别年份,这一数据甚至更高。而在2024年春节档,截至2月12日17时许,春节档累计总票房为33.4亿元,日均票房超11亿元。

  从春节档占年度总票房的比例来看,2013年—2015年,这一数据在4%上下;2016年—2017年,提升至6%以上;2018年至今(除2020年),又上升至10%左右。

  春节假期通常只有7天,占一年时间比例不到五十分之一,在近几年却能贡献全年十分之一的票房产出。这一方面说明了春节档“恐怖”的商业价值,另一方面也体现出电影行业对于春节档等热门档期的依赖。

  一些行业分析评论人士将贺岁档结束、春节档尚未到来的一段时间戏谑地称为“春运档”,在此期间,通常没有高质量的大片上映,电影市场的票房产出则基本依靠贺岁档头部影片最后的票房势能来滚动。不过,“春运档”目前仅是行业内的玩笑,还未成为业界公认的档期。

  记者了解到,所谓“春运档”,此时的贺岁档影片上映时间已基本超过半个月,票房增长乏力。在“二八定律”体现得尤为明显的电影市场,当头部影片都进入瓶颈期时,整个市场的热度便可想而知。从猫眼专业版、灯塔专业版的数据中也可看出,在近几年“春运档”期间,整个市场的日均票房产出很低,个别时间甚至不足2000万元。

  “造成这一现象的背后,虽然有岁末年初,学生群体忙于学业考试、上班族陷于年终总结及新年计划等方面的客观原因。但同样是作为半年度学业、工作总结复盘节点的七八月份,因为暑期档的存在,电影市场却一直热火朝天。”一位院线公司的人士这样说道。

  与贺岁档越变越短、存在感越来越低不同,暑期档至今都是电影市场最热门的档期之一,在最近几年,甚至不乏年度票房冠军诞生于暑期档,例如2017年的《战狼2》、2019年的《哪吒之魔童降世》。

  但更关键的问题却是,春节档、暑期档、国庆档等热门档期的合计票房占市场全年总票房的比例基本在50%以上,而这些档期的合计时间占365天的比例却仅有约三分之一。

  “表面上看,电影市场形成了热门档期热火朝天、其余时间门可罗雀的现象。但在深层次上,却是资源分配不均、消费者缺乏购票观影意愿,电影行业必须要在节假日予以***才能扭转平日的冷清。而从过去几年的历史来看,这种***便是集中在热门档期上映高质量的影片。”上述院线公司的人士说。

春节档变迁史  第3张

  图片来源:灯塔专业版

  从市场消费的角度来分析,若一个市场只能依靠***,而非消费者自愿进场,那该市场很难称之为良性运转的状态。

  在2023年8月,国家电影局常务副局长毛羽在“中国电影新力量”论坛上表示,大片强片扎堆节假日集中上映的现象仍然存在,档期、排片均衡合理的调控机制还未成熟,市场潜力没有得到充分挖掘,必须在周末档的营造和建设上继续下功夫。

  国家电影局发布的《“十四五”中国电影发展规划》也指出,深入研究电影市场供给与需求变化,积极开展对重要档期的指导调控,推动重点电影发行企业和院线企业建立沟通协作机制,合理把控电影上映的规模与节奏,进一步提高影片和档期的票房产出效益。

  回顾过去与当下,喜剧、贺岁档喜剧的转移、热门档期的依赖等现象在2024年春节档已有明显地体现。这既是中国电影产业在过去十余年发展中,成果的集中体现,亦是一次“隐忧”的全面体现。如何让“春节档”成为全民的“狂欢”,而不再是行业脱困的“解药”,已是摆在所有中国电影人面前亟须解决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