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拒保了”,今年3月份,王明在给自己的新能源汽车上保险时,得到了销售员这样的回复,“这个车是我去年买的,结果今年就不能续保了。”

  王明很是疑惑,去年出了两次险,他都做好保费上涨的心理准备,但没想到会被直接拒保。保险业务员给到王明的解释是,“保险公司衡量过风险,出险导致的分档太高。”

  王明的遭遇并非个例。在多个社交平台以“新能源车续保”为关键词进行查找,因为续保被拒的帖子不在少数。被拒保的直接原因大都与王明类似:其名下汽车被列为高风险车型。

  对此,一位汽车保险业务员告诉Tech星球:“在商业险的续保上,营运车辆、出过险车辆都是续保核查的重点对象。”

  在被拒保的同时,高额的保险也成为了当下困扰新能源车主的另一个难题。早在2021年底,就有媒体报道过特斯拉车主保费从8278元涨到14000余元,涨幅高达80%。

保费高、续保难,新能源车险没有赢家?  第1张

  Tech星球了解的多位新能源车主也表示,因为开的路程太多或者出过险,在续保时可能会被怀疑是营运车辆,导致续保价格飙涨。

  但困扰在其中的并非只有消费者,新能源车险产业链条上,保险公司也并非赢家。

  “赔付率太高”,上述保险业务员表示。对此,近期多家保险公司包括中国人保、太保产险也表示,随着新能源车险保费增速超预期,且赔付率较高,导致新能源车承保成本上升,将采取谨慎承保策略。

  一边是上险难的消费者,一边是不想做赔本生意的保险公司,它们分别站在“跷跷板”的两头,却共同陷入如何平衡的尴尬境地之中。

  在2021年之前,新能源汽车与传统汽车上保险采用的是同样的定价模型,考量因素来自于车辆价格、历史赔付次数金额,以及使用年限等。

  但到了年底,随着保险行业协会发布新能源车专属条款,明确将“三电”(电池、电机、电控)系统纳入保险保障范围,新能源汽车开始形成独立的定价体系。

  随之导致了新能源车保险费用的飙涨。

  今年6月,一位小鹏车主在社交平台分享,续保时,保险工作人员给出的报价超过了一万元。“这是我之前开燃油车时难以想象的一个金额”,同为新能源车主,王明对此感到震惊。

  与同级别的燃油车相比,无论是新上还是续保,新能源车险的价格往往更贵。“但贵是有原因的”,北京一家汽修业务员林然表示。

  他告诉Tech星球,一方面,相比燃油车,新能源汽车的核心在于三电系统(电动机、动力电池、电控系统),其中电池、电机等核心部件的维修难度较大,当遇到较大的问题时基本是“以换代修”。另一方面,新能源汽车车载设备电子化集成度高,本身的零配件及工时费也会更高。

  而且,新能源汽车的修理环境和技术,相比燃油车要求更为严格。“针对一些特殊颜色的车型,我们这些小型修理厂对划痕修理和喷漆可能都难以做到原厂的颜色”,林然表示,像他们这样的维修厂,基本还是以燃油车的修理为主。

  在相对成熟的燃油车维修产业链上,相比4S店,普通修车厂维修费用一般会更低。但新能源汽车因缺乏相应的人才以及维修标准,导致消费者在维修市场上只能以4S店为主。而且除了维修难度的考量,当下大部分新能源汽车的消费者对4S店的信任度更高。

  与此同时,一位新能源汽车销售表示,“大部分新能源汽车在售卖时就会限制质保权益的享用,必须是基于4S店的维修和保养,一旦脱离4S店就会失去原有的质保权益。”

  上述种种原因导致新能源汽车一旦需要维修,就会面临比燃油车更高的维修费用,从而直接拉高保险的赔付率。

  此前,长安保险车险部副总经理白魁耀曾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由于出险率高,新能源汽车综合赔付率高于传统燃油车约15个百分点。

  当保险公司的高赔付率传导至前端,随之而来的影响传导至消费者端,必然导致新能源汽车保费上涨。

  越来越“贵”的新能源车险另一面,是新能源汽车的持续热销。

  根据中汽协最新数据显示,今年9月份新能源汽车产销再创新高,分别完成了87.9万辆和90.4万辆,同比分别增长16.1%和27.7%,市场占有率达到31.6%。今年前三个季度,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631.3万辆和627.8万辆,同比分别增长33.7%和37.5%,市场占有率达到29.8%。

  每卖出三台车就有一辆是新能源汽车。毫无疑问,新能源汽车市场规模的快速增长推高了新能源车险市场。

  东吴证券测算,预计到2025年,新能源车险保费规模将达1865亿元,占车险总保费比例约17.9%;到2030年保费规模将达4541亿元,占车险总保费比例约为32.1%。

  与此同时,多家险企的财报数据也印证了新能源车险市场的火热。

  上半年,人保财险新能源车承保数量达282.4万辆,同比增长54.4%,保费收入为126.3亿元,同比增长54.7%,占车险总保费的比例为9.4%。同时,新能源新车的保费在整体新车保费中占比已达28.3%。

  面对这一巨大的潜在市场,让险企为难的是,过高的赔付率正在将新能源车险变成一门赔本生意。

  中国人保副总裁兼人保财险总裁于泽在上半年业绩会上透露,受出行强度回升和新能源车占比高的影响,上半年新能源车的出险率同比上升了2.7个百分点。

  根据一位网友在社交平台分享,因从车轮带起排水沟盖板敲到电池,4S店检查后要求更换电池,不包括工时费的费用达到了10万元,保险公司定损后车辆残值为6.8万元。因为全损金额与保单金额一致,最后车辆按照保单车损15.5万元的价格进行赔付,除了拍卖的残值以外,保险公司对其支付了8.7万元。

  诸如类似的例子并不少见,“相比燃油车,新能源汽车定全损的概率会更高,就算仅仅是剐蹭,保险定损的费用也会高出不少”,林然表示。

  对此,上述汽车保险业务员告诉Tech星球,“对于车主而言,这是一件好事,但对于保险公司而言,高额赔付的累计会直接影响保险的定价模型,这也导致目前一些中小型保险公司根本无力承保新能源汽车。”

  此外,他提到,传统险企主要凭借历史数据和车辆参数,来预测和计算价格、风险及赔偿。但新能源汽车产生的数据由主机厂直接采集,险企拿到的数据标准难以统一,而且新能源汽车技术迭代快,对模型迭代的频率要求也会更高,“这就导致新能源汽车保险的压力会更大。”

  今年上半年,太平产险车险承保综合成本率同比上升1.4个百分点至98%。

  而综合成本率是衡量财险业盈利能力强弱的主要标准,由费用率和赔付率组成。能否控制在100%之内,是险企经营稳健的象征。

  在比亚迪2022年度股东大会上,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曾表示,比亚迪进入新能源汽车保险行业,将利用技术、销售、用户等方面的积累,在费用节俭、科学理赔等方面赋能新能源汽车保险行业。

  今年5月份,比亚迪收购易安财险100%股权,并变更为“深圳比亚迪财产保险有限公司”,随后在9月份,其注册资本发生变更,由10亿元人民币增至40亿元,增幅达到300%。

  与比亚迪相隔几日,蔚来汽车去年全资入股的保险经纪公司也发生了变化。根据企查查信息显示,9月20日,汇鼎保险经纪企业名称正式变更为“蔚来保险经纪有限公司”。

  新能源车企进军并非新鲜事。“对于保险公司而言这是一个增量市场,对于直接掌握新能源汽车端口数据的主机厂而言自然也是”,一位汽车行业分析师表示。

  一位车险业务的相关负责人告诉Tech星球,相比保险公司,主机厂的优势在于能够直达消费者。一方面能够基于更多的用户数据开发更丰富的保险产品,另一方面则能将理赔、维修打通,避免赔付流程中扯皮等问题的出现。

  但他同时表示,尽管新能源车企选择入局,横亘在面前的高赔付率依旧是新能源车险市场共同面临的头号难题。

  此前太保产险总经理曾义提到过新能源汽车出险的赔付数据:“新能源汽车出险率高达30%,远超燃油车19%的数据,而且平均赔付金额7201元,比燃油车高大约600元。”

  高额的赔付金额,以及车险从承保到理赔的长链条,也让新能源车企的入局变得没有那么容易。

  此外,从销售端来看,燃油车时代,汽车销售终端以经销商为主,车商渠道是车险最重要的销售来源。在新能源车企的直销模式下,车险的服务模式必定要经历一场重塑。

  当下险企也在寻求新的业务模式,头部险企通过布局新能源产业的上下游,来推动对新能源车险业务模式的重构。

  2022年4月、10月、11月,人保资本就曾先后参与银基科技、广汽埃安、埃泰克这三家新能源企业的投资,试图通过投资去覆盖新能源汽车“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

  平安集团总经理兼联席首席执行官谢永林也曾表示,平安在与新能源电池企业共同探索电池银行、电池保险等模式,后续也会共同加强在新能源汽车上下游布局。

  与此同时,与新能源车企达成合作,形成基于C端客户运营的直营保险也是当下险企的探索方向之一。

  上述行业分析师提到,“相对于主机厂,险企在保险经营上更为专业”。而且,在他看来,主机厂为单一品牌承保,面临的风险更集中,很可能会面临比险企更为艰难的局面。

  “不过,燃油车保险赛道也曾经历过漫长的成熟期,随着多方力量进入,新能源车险市场也会走向新的格局。”

  (应手访者要求,文中王明、林然皆为化名。)